枣阳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重生之遇到忠犬 第二百八十四章背叛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03:47 编辑:笔名

重生之遇到忠犬 第二百八十四章背叛

刑天被熊瞎子带走后,魏冰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,她觉得刑天没有理由不说出静邪石的下落,若一开始单凭想给她添点堵,在听到自己可以放了他后,就该说出来。

却依旧死活不愿意开口,那么只能说明东西已经不在他的身上,他也不知道去了哪。

诺拉抖着身体,他试探性开口向魏冰询问,“静邪石找了它干什么?”

魏冰好奇看了下诺拉

,边走边说,“当然是拿来用。”

额,用?难不成魏冰发觉自己有病需要治疗了?那他告诉魏冰那玩意在她手上,会不会被夸奖。诺拉觉得事情也没他想的那么恐怖嘛,这一定是因为桑梓那臭小鬼没事把事情说的很可怕,才会导致他见到魏冰就反射性畏惧了。

“嘿嘿,其实那石头一直在你身上啊。你忘记啦,那次桑梓将一个东西打向你,被你接住了。后来你把那石头自己收了起来,那玩意就是静邪石。你总算发现自己有问题了吧。”

魏冰停住脚步,她冰冷目光扫视过诺拉,他们想用静邪石探测自己的灵魂,怀疑自己不是本体?倒是忘记了桑梓可是精灵族的人,看来他的预言能力测试到了自己,怕还是一个不好的自己。

呵呵,倒是小瞧精灵族的能力。若是如此,下次见,应该弄死那位精灵了。

诺拉背后发凉,他在魏冰目光下冒着冷汗,为什么魏冰的反应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,他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。

桑梓我果然做错事情了!

被打昏过去的诺拉心底抱着极大的愧疚,然而在场的人没有谁会在意他的事情。

就连夏玉河也不过是对魏冰出手有些疑惑,却不是针对诺拉本人。

“他有问题?”

魏冰望着地上的诺拉,点了点头,过了会才开口肯定,“嗯,他有问题。先让人把他带下去关着。你和我出去一趟。”

“好。”

在魏冰与夏玉河前往宫羽地盘时,路途中。魏冰用静邪石去探测了巫溪的灵魂,尽管巫溪说是用某种秘术。她还是想试试对方究竟有没有一点可能就是舞夕。

结果出现了,巫溪的灵魂和舞夕的是完全一样的,这就是同一个人。

在魏冰身侧护法的夏玉河不太明白结果是什么。毕竟他现在别想从魏冰面上看出一点点她的心思。

因而他只能很蠢问,“巫溪她?”

“哎。”魏冰往地上一躺,她闭上眼睛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当猜测成真的时候,魏冰心底又没有那种希冀。若是假的,伤心是绝对会有的。可是成真后,她却没有庆幸舞夕是活着的。反倒是愤怒,这种愤怒是针对幕后出手的人。

到底谁将死后的人重新拉回世间,毁了她的转世。硬生生将她重新牵扯进这种人生。无论是谁,她都不会放过对方。

夏玉河听到这样叹息声,自以为事情并不如魏冰所希望的那般,巫溪只是巫溪,与舞夕并关系。他安慰对方,“舞夕她一定在某个地方幸福生活着。与我们相遇并非是一件好事。”

“大概吧。”魏冰答所非问,她没有去辩解夏玉河的误会。舞夕死在下界,她就不可能也不能在中界生活下来。

巫溪这个人她是不会承认的,也别想影响到她的每一个决定。

她伸出手慢慢掐上巫溪的脖子,红色的火焰跳跃在指尖,随着魏冰接近,巫溪身上开始冒出火焰,那些火焰一点点燃烧着巫溪的身体。

夏玉河不知为何拉住了魏冰,他大喊住手。

火焰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,魏冰疑惑看向夏玉河。不明白对方为何要打断她。

夏玉河不想看到的只是魏冰那张脸,完全没有感情的脸,她面对杀死顶着和舞夕一样脸的人完全没有一点点的动容,这是他第几次觉得魏冰不像魏冰了。

“还是算了。反正她现在也翻不了风浪。”

“你是在求我放了敌人?”魏冰耸肩,显然对夏玉河的解释并不能接受。

夏玉河又不可能说出我觉得刚刚的你太可怕,太陌生了。所以他就是倔强站在那以沉默不容拒绝的姿态违背着魏冰。

魏冰退让了,并不是真正放弃弄死巫溪的事情。只是面子上的妥协,对方不喜欢她在他面前杀人,那背后杀也是一样的。何况她需要用着夏玉河的地方还有太多。

所以还不能舍弃夏玉河这把利剑呢。毕竟又不是随便哪个人拿过来都能当剑用的。

两个人因为这一件事气氛闹的有点僵,说僵也是夏玉河一人觉得不舒服。因为路上二人气氛越发的沉默了。以往魏冰还会唠叨闲扯几句,如今她一直在修炼,他也不好凑上去打扰对方。

沉默赶路带来的好处就是非常快的到达目的地,然而没有想到迎接他们的人不仅仅是宫羽,还有一个早该死掉的人,那个人正是陆天。

一出现在中心区域的魏冰,就被一堆人围困住,她对宫羽这种欢迎模式一点都不喜欢,原本就不太好的心情在看到某人没死情况下变的更差了。

魏冰抱着胳膊,站在禁制中心对着禁制外的人问道,“为了对付我还真是花了不少心血。只是我好奇你们怎么知晓我会来?难不成是精灵族的小桑梓预言能力?”

宫羽呵呵一笑,嘴角弧度微微扬起,他原先以为自己是要被沙耶完全弄死了,却不曾想最初的预言之子出现了,他及时拯救了自己,更是将沙耶逼退。

至于魏冰,那是谁?

一个过去式的人物,那点交情并不能说明什么。

陆天拿着一把神剑,剑头朝着地面,他两手搭在剑柄上,听到魏冰的疑惑后,嗤笑了下,略微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自然是你觉得最不可能的人告诉我们了。”

夏玉河想要挡在魏冰面前,却被魏冰推了开来,她朝着夏玉河摇摇头,这时候还能有人在内心上伤害到她的,除了她自己,不会有第二个人。

而且她需要背叛与绝望令善良的自己彻底湮灭。(未完待续。)

珠海治疗卵巢炎方法
呼和浩特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庆阳牛皮癣
珠海治疗卵巢炎费用
呼和浩特治疗包皮过长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