枣阳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至尊神眼系统 第一百六十二章:柳语嫣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16:39 编辑:笔名

至尊神眼系统 第一百六十二章:柳语嫣

“这台电脑,我买了!”

方婷兰虽然是看不惯秦风的色胚样,但秦风的衣着也不像是有钱人的模样,况且自己家的电脑已经坏了,趁机买一台回去。

听到宛如仙乐般的声音,眼镜男一下子从地狱到了天堂,不过在看到一个娇艳绝色的女孩,心中由感激化为了欲望,接过了方婷兰的软妹纸,邪笑道:“现在的价格变成了4000!”

“你的电脑肯定是假的!”

“你分明是坐地起价,欺负人!”

“快把钱还给人家!”

一时间众人如同炸锅的声音充斥在火车内。

“嘭~”

眼镜男把鼻梁上的眼镜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,露出一双阴翳地眼睛,右眼角下的一道疤极为明显地延长到耳朵,如同凶神恶霸般骂道:“都他妈给我闭嘴!”

一时间车内的人变得像是温驯的羔羊,不再言语。

方婷兰何时见过如此的仗势,美眉紧颦,焦虑不安。

突然间一个伟岸的身影站在方婷兰面前,对刀疤男沉声道:“滚!”

“呵呵,爷爷可是这一带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的疤哥,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?”刀疤男不气反笑道。

“砰~”

秦风一脚把刀疤男踢到了空中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“咳咳,臭小子,竟敢对老子动手,我要你的命!”

刀疤男从胸腔中吐出了一口血,站在地上,从身上拿出一个弹簧刀,如同黑夜中的流星,疾速刺向秦风。

秦风右手一探牢牢地锁住弹簧刀的攻势,左手向肩膀拍去。

“噼里啪啦~”

一阵骨裂声响起,接踵而来的就是哀号声,眼镜男在地上不停地翻滚,似乎这样可以减少他的疼痛感。

“刀疤,你又被逮捕了!”

一个警服的男子从人群中进入,拿出手铐,铐住刀疤男带了回去

“小伙子,你有对象吗?我女儿喜欢你这样的大英雄!”

“哇~小伙子,你太棒了!介意留一个吗?”

方婷兰从震惊中醒悟过来,神情依旧冷冷地对秦风说道:“谢谢!”

“美女,你的名字,我还不知道呢?”秦风耸了耸肩。

“方婷兰!”

我去,这冰冷的态度是怎么回事,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好吧,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呢?好歹给爷笑一个啊!

然而,事实给了秦风强力的一击,这位美女后来看都没在看过他一眼,倍受打击的秦风无语的与美女度过了一次“欢乐的旅途”!

“呼~”

列车停了下来,秦风也再也不用受这种无声的煎熬了,急冲冲地下了车,扬长而去。

方兰芝看着秦风狼狈的身影,露出牡丹般娇艳的笑容,喃喃道:“秦风,我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!”

“司机大哥,我要去柳京大厦!”

秦风找到了司机后,心中长舒了一口气。

“什么?柳京大厦?”

司机看着眼前的男孩的一身装扮,也不像是有钱人,也不可能与鼎鼎有名的柳京大厦有关。

“对啊,就是柳京大厦,有什么不妥吗?”

“好吧!”

秦风的纯真模样不似作伪,混迹了多年的司机也看不出秦风的深浅。

……

一座耸天入云的高楼插在地上,气势磅礴,威霸横生,上刻有四个烫金大字“风云集团”,笔走龙蛇,苍劲有力。

一间办公室内。

秦风盯着一个美艳尤物,穿着OL的女装,包裹住圆润的丰臀,前方事业线更是汹涌欲出。

“哼,你这个色狼,当心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!”

一声娇怒,把秦风的思绪拉了过来,眼前的女孩虽然还是比较青涩,但也是青春可爱,玲珑剔透,长起来也是祸国殃民的主儿!

女孩约莫十六七的年龄,一双黑宝石的眼睛怒视着秦风,小巧的琼鼻喷出火热的气息,脸颊由于生气的原因而浮现红晕,光亮柔顺的秀发如瀑布般挂在双肩。

嘿嘿,貌似这次武飞燕交代的任务不错哈,这一大一小的美女,哇咔咔,艳福不浅!

“你看够了没有!”一声娇斥把秦风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。

“嘿嘿,不好意思,失态了,你好,介绍一下自己,我是秦风!”秦风做出一个自以为满意的笑容,从口袋中掏出右手,摆在空中,一副握手的姿态。

柳语嫣的心里是极度地不爽!对,就是极度地不爽!

秦风对武飞燕的安排非常满意,心里是由衷地佩服武飞燕,看来此次的任务,是欢乐比较多啊!

柳语嫣没有想到爸爸会物色到这样的一个农民工来保护自己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泛着绿光,如同恶狼般盯着她和柳龙儿看。

父亲说今天安排了一个保镖贴身保护她,对这件事情,柳语嫣本来就是持着不愿意的态度,从小到大,家里的保镖已经够多了,而且也没有出过什么意外,况且说的是贴身,为了让父亲放心,柳语嫣答应了父亲的要求,但是眼前的保镖竟然是一个男孩,男孩也就算了,这打扮,跟一个农民工似得,还有那“猥琐”地笑,这就让柳大小姐忍受不了了!

秦风上身穿着一件泛白的体恤衫,下身配着洗的发白的牛仔裤,一看就是从地毯上买来的衣服。

这也不能怪秦风,秦风的想法很简单,把柳大小姐定义为了爱国者,所以来的时候,也顾不得什么服装了。

如果让秦风知道柳语嫣会把他所谓纯洁的笑容,想成猥琐,秦风一定会打呼冤枉。

柳语嫣没有理会秦风伸出的右手,捂住小巧的琼鼻,鄙夷地问道:“你是爸爸派来保护我的吗?”

“咳咳,那个,我是带着信物来的!”

秦风适机的转移了话题,从自己的书包中拿出了木盒,递给了柳语嫣。

柳语嫣见到秦风伸出的手,琼鼻微皱,嫌弃地一把夺过了木盒,用湿巾快速地擦拭着自己的手。仿佛要把藏匿在手上多年的污垢洗净。

秦风悻悻地收回了右手,从大小姐的表现,看来自己的第一印象并不是那么的好啊,只好甘笑道:“咳咳,你不信地话,可以打问问柳伯伯!”

汕头天佑医院服务预约挂号平台
北京京城皮肤医院价格
汕头天佑医院预约
北京京城皮肤医院的费用
汕头天佑医院怎么样贵不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