枣阳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素女寻仙 第878章 父与子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43:35 编辑:笔名

素女寻仙 第878章 父与子

木槿离开了张潇晗的洞府,很快就收到一枚传音符,捏碎了听过之后,他慢慢地抬头望着远远的那处所在。∮,

阳光从他的身后照过来,让他的整个面庞都隐在阴影里,就如他的心情一样,他从来不愿意在任何人面前暴露出他内心真正的想法。

他慢慢地收回视线,慢慢地向后山的位置走去,走了一段之后他站下了。

出神了一会,木槿掉过头,向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木情殇回到洞府的时候,天已经黑下来了,洞府里传出另外一个人的气息,未曾做过任何掩饰的,木情殇的脚步稍稍慢了半拍。

木槿的眼神中浮现出一丝悲哀,一个父亲惧怕儿子,还是一个高阶修士惧怕一个完全没有修为的儿子。

不,不是惧怕他吧,是惧怕他自己的内心,他不想见自己,因为自己已经成了他的心魔。

“槿儿,你过来了。”木情殇的声音一如既往带着关切,随着他的声音,暗黑的洞府里亮出光明来。

木槿略带淡漠的苍白的面容浮现在光明中,他的父亲还真是体贴啊,知道他的视线无法穿透黑暗。

“父亲,你回来了。”

木情殇身形微动,人就坐在主位上,这是他的习惯,只要在他的洞府里,他就会坐在主位上。

父亲与儿子的视线在空中交织过,都将心中的感觉全都隐藏起来。

“我刚结束闭关,到宗主那里去了一次。这一次祝离殇长老渡劫成功了,听説你也过去了,很危险的,后天就开始正式庆典了,宗门这几天外人很多,要不,你就搬回到我这里吧——你体内的灵气怎么样了。”木情殇的声音很是慈祥。

“父亲,我正想要和你説,”木槿的眼皮垂了一下,再抬起来。就蒙上了一层忧伤:“好像又回到了上次。可是父亲,我不想再成为别人的炉鼎了,我宁愿死在天雷之下。”

“胡闹!”木情殇的反应快了些,他深深吸口气。语气转为柔和:“槿儿。我已经是化神中期巅峰了。我会很快就闭关,冲击化神后期,只要我成功了。我就再出去寻找,只有最后一副灵药了,只要找到最后一副灵药,我就亲自为你炼制灵丹,你相信我。”

木槿的眼神里露出一丝感动,可他还是慢慢地摇摇头:“父亲,你刚刚结束闭关,就算我不懂得怎么修炼,现在的你也不适合再闭关的,再説,你这一闭关就会是几年,十几年,我不想等了。”

木槿缓缓摇头,语气里越来越坚决:“每年,最多一年半,父亲,那生不如死的滋味……我看到祝离殇长老渡劫了,与其这般浑浑噩噩地度日,我宁愿被雷劫焚烧成灰烬。”

木情殇的眼皮跳动了一下,一瞬间他有些冲动,想要从储物戒指里掏出那粒灵丹,告诉他的儿子他可以成为真正的修士了,可是夏晨曦的话悄然浮现在脑海里。

“是你给了你儿子骨血,给了他生命,乌鸦尚且知道反哺,他为你奉献一次又有什么?给别人也是给,帮你怎么就不可以呢?你到了化神后期,别説无极宗,就是灵武大陆又有几个人是你的对手,等你修为再高了,就是我不给你锁灵丹的解药,你自己还不能化解了?”

“槿儿……”木情殇喊了一声,可心底想的怎么也説不出口来,那毕竟是他的儿子。

“槿儿,你先在洞府里歇着,等到庆祝大典结束了,我一定……”木情殇没有説下去,他知道他的选择,他别无选择。

就像几十年前一样,他别无选择,锁灵丹,只要一日没有解了锁灵丹的禁锢,他就一日不敢改换槿儿的体质。

木槿微微差异,今天木情殇的样子有些奇怪,他不是去夏晨曦那里拿解药去了吗?可是怎么説起话来吞吞吐吐的?难道夏晨曦又提出了什么难以接受的要求?

“宗主那里,也一定知道我该到时候了,不知道这次,会是谁呢?金霆海?他也是化神中期巅峰了吧,他一直专注在制符上,修为提升得很慢,宗主该考虑他了吧?或者是君羽生?他虽然性格不讨喜,人却是不坏,为宗门也是殚精竭虑,宗主若是考虑让他尽快进入修神期,他也不会反对吧。”

木槿试探着,观察着木情殇的表情:“或者是何长老?何长老一直跟随在夏宗主的身旁,为宗主挡住好几次危险,宗主也该报答他了吧。”

木情殇的表情略略有些变化,夏晨曦的声音再一次从脑海中出现。

“你若是不愿意,还有很多人排着,我们无极宗现在急需要有修神期修士出现,我的心里已经有几个人选了。”

“庆祝大典结束的时候,大概就有决定了,父亲,我不想再过从前的生活了,哪怕是凡人,也会比我幸福。”木槿的声音稍稍有些飘忽,有些遥远。

“槿儿,我明白,这些年来你实在是太不容易了,只是,先不要仓促决定,如今,灵武大陆正处在一个很危险的时候,你知道百年浩劫就要近了,诛仙剑诛仙弓相继出现,而且竟然还有十几个结丹期修士就能杀灭掉化神修士的事情,现在,各处都不大对劲,所以槿儿,先不要急着决定。”木情殇长叹一声

“你知道,为了无极宗,宗主连他的女儿都……槿儿,这还是你告诉我的,宗主他心里也难过。”

木情殇无法把他的想法和决定説出来,那是他的儿子,他説不出口。

要是当初像夏晨曦样没有认下这个儿子就好了,这个想法一出现,木情殇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“我一定会找到解决你体质的办法的,这几天你就留在这里,先不要出去。”木情殇的语气忽然加重了些,他必须先把他自己的烦恼解决了。

木槿确定了,木情殇和夏晨曦先前的见面,一定发生了他不了解的事情,这件事情好像还和他有关。

他没有再説什么,站起来。

“槿儿,你不留在这里吗?”

“父亲,我想一个人静静,想想你説的话。”背过的面庞上,木槿的嘴角噙上一抹嘲讽,他忽然想到了火狐,嘴角的嘲讽顿了一下。未完待续。。

p:感谢徐柳柳、笑飞菲、intianyi、冬天diǎndiǎn、上下5000年、陈秀英的粉红,感谢华胥云的打赏,感谢娃娃鱼初雪的催更,谢谢亲们的支持,谢谢~

今天我还要加更嘛?求粉红……

牡丹江治疗白带异常费用
邢台男科医院
防城港治疗龟头炎医院
牡丹江治疗白带异常医院
邢台男科医院哪家好